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怡然 温馨——遨游在无尽的惬意之中……

成都怡馨心理咨询服务 咨询热线:028-86155525 86112128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你的心有一道墙:浅谈创伤与安全感  

2017-12-18 10:27:05|  分类: 健康心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杰罗姆.凯根(哈佛的荣誉教授,也是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):「相对于坏心,仁厚或许才是我们人类的真实本质。」

能够在和他人共处时感到安全,可能是心理健康唯一重要的要素。安全的连结是活得有意义又满足的基础。全球各地有许多关于灾后反应的研究显示,社会支持是最强大的保护因子,使人不被压力和创伤击垮。然而身边有人,并不代表有社会支持,关键在相互性:

 

真正被身旁的人听到与看见,感觉自己被放在某个人的脑中和心上。

我们需要感受到由内而生的安全感,肉体才能冷静下来、痊愈和成长。任何医师都无法开出友谊和爱的处方,这些是既复杂又不易获得的能力。如果一个宴会上全都是陌生人,你不需创伤就会觉得不自在、甚至恐慌,但创伤会让你觉得跟全世界格格不入。

很多受创者发现自己无法长期跟身边的人同步,有些则能在一些团体中得到慰藉,向有类似背景或经验的人重述自己的战场经历、遭受的强暴或酷刑。

很多受创者发现自己无法长期跟身边的人同步,有些则能在一些团体中得到慰藉,向有类似背景或经验的人重述自己的战场经历、遭受的强暴或酷刑。把焦点放在共同的创伤与受害史,有助于减轻受创者强烈的孤立感,但这通常要付出代价,即否认他们的个别差异成员必须服从共同规范,才能成为团体的一员。

将自己隔离在范围狭隘的受害者团体中有其后果,轻则视他人为无关紧要,重则认定别人都很危险,最后造成更深的疏离。帮派、激进的政治团体和邪教组织或许能提供慰藉,但几乎无法帮助一个人发展出充分拥抱人生所需的心理弹性,也因此无法协助成员从自己的创伤中解脱。

健全的人既能接受个别差异,也能认可他人的人性。

过去二十年来,人们已普遍认同,如果成年人和儿童过于胆怯或自我封闭,无法从人类身上得到慰藉,那么,跟其他哺乳类动物建立关系可能会有帮助。狗、马甚至海豚可以提供单纯的陪伴,同时也提供必要的安全感。狗和马现在尤其被广泛用来治疗某些类型的创伤疾患。

如果成年人和儿童过于胆怯或自我封闭,无法从人类身上得到慰藉,那么,跟其他哺乳类动物建立关系可能会有帮助。

安全感的三个层次

发生创伤后,人们会以截然不同的神经系统来体验世界,对危险与安全的感知都已改变。

伯格斯创造了「神经觉」一词来描述人类评估周遭环境危险或安全的能力。若要试图帮助神经觉受损的人,最大的挑战是找到方法去重新设定他们的生理机能,阻止他们的生存机制攻击自己,意思就是帮助他们以适当的方式响应危险,更重要的是,恢复他们感受安全、放松和真实互惠关系的能力。

我曾经深入访谈并治疗六名空难幸存者,有两人表示自己在意外发生时失去了意识,虽然身体没有受伤,精神却崩溃了。另外两人陷入恐慌,不停发狂,直到治疗进行了一段时间才较为平静。

最后两人则保持冷静与机智,在事故中也协助其他乘客逃离燃烧的飞机残骸。

我发现强暴、车祸和酷刑的幸存者也有类似的一连串反应,前面曾提到的史登和乌妲共同经历高速公路大车祸,但再次经验创伤时的反应却是天差地别。专注、崩溃,或混乱,是什么原因造就这样程度差异极大的创伤反应光谱呢?

自主神经系统调节三种基本的生理状态,不同的安全程度决定了哪种生理状态会在特定的时间点被激发

 

伯格斯的理论提供一种解释:

自主神经系统调节三种基本的生理状态,不同的安全程度决定了哪种生理状态会在特定的时间点被激发。

当我们感到威胁时会本能地诉诸第一个层次,就是社会链接,向身边的人寻求帮助、支持和安慰。如果没有人伸出援手,或是我们处于紧迫的危险,生物体就会转而采取比较原始的生存方式:战或逃,于是我们击退攻击者或逃到安全的地方。但如果这个策略失败了,我们无法脱身,被压制或困住,就会关闭自己的功能,并将能量耗损减到最低来保护自己,这时人们就处在僵呆或崩溃的状态。

这就是多元迷走神经的作用,也因为这是了解人类如何处理创伤的关键,所以我要先简短地描述一下这个解剖结构。

负责社会链接系统的神经发端于脑干的调节中心,主要是迷走神经,也称为第十对脑神经,以及附近一组负责启动脸部、喉咙、中耳和喉头肌肉的神经。

当腹侧迷走神经主管一切时,我们看到别人对我们微笑也会笑着响应,对同意的事情会点头表示认同,听到朋友诉说不幸遭遇会皱眉。腹侧迷走神经也会传递讯号给心脏和肺脏,让我们减缓心跳以及增加呼吸深度,产生平静放松、专注和愉悦的感受。

我们的安全或社会连结受到威胁时,会促使腹侧迷走神经支配的部位产生变化。

发生烦恼、痛苦的事情时,我们的脸部表情和声调会自动传递出苦恼的讯号,这些改变就是示意别人前来援助。而如果我们的呼救没有得到响应,威胁继续升高,古老的边缘系统便加入战局,交感神经系统接手主导,动员肌肉、心脏和肺脏展开作战或逃跑行动。我们的声音变得急促、音调变高,心跳加速。此时现场若有狗,它会嗅到我们汗腺活化的气味,因而焦躁地发出低吼。

最后,当我们根本无处可逃,毫无方法阻挡危险,就会启动终极的紧急系统:背侧迷走神经,这个系统延伸到横膈膜以下的胃、肾和肠,大幅降低全身的新陈代谢,使心率骤减(你可能会觉得「往下一沈」),我们会感到无法呼吸,肠胃也停止蠕动或排空(确实是「吓得屁滚尿流」),这就是我们解离、崩溃与僵呆的状态。

 

⊙版权声明:文章源于网络,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